花火♂荼蘼 时光碎片
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?浩淼宇宙,寥廓真理如繁星点点,待你探索和开启。
—— 大道至简,学无止境。
文◎ 冰凌 / 2010-02-15
2013年11月1日下午3点,晴。
  厨房是一个舞台。
  我从来不怀疑这句话。
  记得我12岁那年,三姐出嫁,大姑给她进行了将近一个月的“贤妻特训”。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“厨艺”。
  当时的天很蓝,云很白。
  快为人妻的三姐整日神采奕奕地在那间不大的厨房里钻研,用锅碗瓢盆奏出婚礼进行曲。
  发白齿摇的老祖母每日乐呵呵地反反复复:“男人的心啊,是由他的胃决定的。三丫头,加油啊!”
  那是个起风的季节,云卷云舒,空气里弥漫了芙蓉的花香。
2010-02-26
文◎ 默洵
2003年11月1日下午3点,晴。
  她有着玩偶娃娃一样美丽可爱的脸庞,漂亮的一塌糊涂。她的眸子深邃幽蓝。像是无底洞,他突然地陷了进去。
  后来默洵果然发现,总会有张扬跋扈的女生,拦下苏晨,有的双手叉腰破口大骂,有的用手对着她的脸指指点点。但是这个被她们欺压的,叫做苏晨的女孩子总是冷漠着一张脸,等她们都骂完了,她转身离开,什么话都不说。
  她安静地走进弄堂,有无数的鸽子起飞的声音,也有白的的羽毛飞扬在她身后的空气里。她安静的,就像是不存在。
2010-02-26
文◎ 绿妖
2003年11月1日下午3点,晴。
  阳光炽烈,建筑物上大块大块的色调融化在光线里,他们那么敢用颜色,明黄、酒红、植物绿。完全是画家手笔。因为旧,因为已经没有与世界争执的心气与锐利,它们的好就退回阴影中,整个岛,都是安详。
  正午。只有晒在外面的被子和床单醒着,桃红与静绿,仿佛在期期艾艾聊着主人的家事。不知道跟自己一起坐轮渡过来的成千上万人哪儿去了。这是五一长假,据说有好几万人造访此地。可是在炎热的午后,鼓浪屿又回到沉睡里去。
  我爱这里的落魄,死气沉沉,墙塌窗坏,爱它大势已去的颓败。它彻底失去了它最好的时光,最好的青春——只剩下尊严的沉默。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
订阅RSS
[工作日记][more]

[精品美文]